中国足球队队员 > 黎明之劍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

nba鍚勯槦鐞冨憳 :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

奇書網 中国足球队队员 www.jxbqky.tw 最快更新黎明之劍最新章節!

    魔法女神彌爾米娜的“成功”似乎是很難復制的,至少在阿莫恩眼中是如此。

    但對高文而言,這次的事件仍然給了他一個思路——神經網絡所創造出來的“無傾向性思潮”對于從思潮中誕生的神明而言很可能是一種效用空前的“凈化手段”。

    當然,現在的神經網絡還很弱小,區區數萬個節點的峰值規模完全無法與世間任何一個現行宗教相比,但在塞西爾,類似神經網絡這樣的“魔導工業產物”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發展速度極快——哪怕它現在規模不夠,一年后,兩年后……總有一天它的規?;崠锏僥芄歡∈蘭淙魏紊袢ǖ牡夭?。

    他沒有把這些細節解釋給眼前的昔日之神聽,他覺得這沒有必要。

    阿莫恩則顯然還在思考魔法女神這次逃逸的事情,他帶著些感嘆打破了沉默:“我想恐怕有不止一個神想到了類似的‘逃逸計劃’,甚至……我在三千年前的那次‘嘗試’應該就給了某些神明以啟發,但最終能成功實現類似計劃的卻只有魔法女神一個,這其實也是她的‘傾向性’決定的。她誕生于魔法師們的淺信仰,從這個信仰體系誕生之初,魔法師們就僅僅把她視作某種‘解釋’和‘寄托’,法師們從來都崇尚以自身智慧與力量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祈求神明的恩賜和拯救,這導致了彌爾米娜能有機會‘無視’信徒的祈禱。

    “對一般的神明而言,信徒的祈禱是很難這樣徹底‘無視’的,祂們必須多多少少做出回應……”

    高文很快便理解了阿莫恩話語背后的意思。

    因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神明都誕生于凡人的祈盼,凡人“創造”出那些神靈,目的就是為了緩解自己的焦慮和恐懼,為了尋找一個能夠回應自己的超凡個體,因此對于在這種思潮下誕生的神明,“回應”就是祂們與生俱來的屬性之一,祂們根本無法拒絕來自現世的禱告和祈求。

    然而魔法女神不一樣——法師們構想出“魔法女神”這樣一個存在,并不是為了求取力量或渴望得到什么指引,而是他們在搞學術研究的過程中發現某些原理或公式缺少了一部分關鍵“要素”,在學術方向暫時無法解決問題的情況下,他們決定給這些無法解釋的東西“定義”出一個源頭——時間推移和群體觀念的變化共同導致這個源頭逐漸偏離了一開始的概念,漸漸成為了一個用于解釋一切黑箱的神明,然而魔法女神的本質仍然沒變:

    “祂”是法師們一大堆無解公式和缺陷理論中共同的“條件X”,法師們對這位神明的態度和期許用一句話可以概括: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去把后面的式子蒙出來……

    如此薄弱的約束自然給了魔法女神自由操作的空間,她用漫長的自我隔絕和一次雄心勃勃的逃逸計劃給了世間信徒們一句回應:蒙你大爺,誰愛待著誰帶著,反正我走了!

    高文搖了搖頭,既感慨于看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實際上也和凡人一樣在戴著鐐銬,又感慨魔法女神這任性果斷的逃逸行為不知會造成多長時間的混亂。

    最后他收斂起了腦海中的無關聯想,突然看向阿莫恩。

    “現在的你……應該可以告訴我們更多‘知識’了,對吧?”

    “并不是全部,”阿莫恩慢慢答道,“你應該明白,我現在并未完全脫離束縛——神性的污染仍然存在,所以如果你的問題過于涉及人類尚未接觸過的領域,或者過于指向神明,那我仍然無法給你答復?!?br />
    “對我而言這就夠了,”高文點點頭,接著整理了一下思路,問出了他在上次和阿莫恩交談時就想問的問題,“我想知道魔潮的根源……你曾說魔潮的發生和神明無關,它本質上是一種自然現象,那這種自然現象背后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阿莫恩沉默了片刻,隨后有悅耳的聲音在高文和維羅妮卡腦海中響起:“現在的你們,尚無力解決它的源頭,因為它的源頭……來自你們頭頂的太陽?!?br />
    “它真的來自太陽?!”維羅妮卡突然打破沉默,語氣急促地問道。

    “啊,看樣子你們已經注意到某些證據了?!?br />
    “七百年前的魔潮發生時,便有太陽出現異變的記錄,剛鐸廢土中的魔潮余波發生異動時,太陽也總是會出現對應的異象,”維羅妮卡沉聲說道,“我們始終懷疑魔潮和太陽的某種運行周期存在關聯,然而從未想到……它的源頭竟直接來自太陽?!”

    站在旁邊的高文則瞬間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的“太陽”并非星系中的恒星,它只是一顆氣態巨行星!

    如果這顆氣態巨行星能夠引發魔潮,那么這個星系中真正的恒星“奧”呢?

    這個世界的氣態巨行星和恒星之間……是否也存在某種相似的地方,存在物質成分上的聯系?如果這兩種天體都能引發魔潮,那……這是否可以解釋魔力的源頭問題?

    “直接圍繞‘奧’運行的行星上會出現魔潮么?”在思索中,高文直截了當地問道。

    “……從未有凡人從這個角度思考過天體和魔潮的聯系,你的著眼點超過了普通凡人的知識范疇,”阿莫恩的視線落在高文身上,然而很快他便發出一聲輕笑,“但是沒關系,這個問題倒還可以回答……

    “會,‘奧’同樣會引發魔潮,任何一個被恒星或虛行星照耀的世界,都會出現魔潮?!?br />
    “虛行星?”高文顧不得心中驚訝,立刻抓住了對方話語中的一個陌生詞匯。

    “它們的結構與恒星類似,物質成分大同小異,然而卻未能如恒星一般凝聚成‘火’,它們發出的光熱在星空中微弱如同燭光,但在距離足夠近的情況下,它們的衛星仍然能在這微弱的燭光照耀下誕生出生機——你們認知中的‘太陽’,就是虛行星?!?br />
    高文露出恍然的模樣——所謂虛行星,其實就是神明對“氣態巨行星”的稱呼,顯然在這個世界上并不存在“氣態巨行星”的說法。

    此外,阿莫恩的回答中還透露出了非常重要的信息:任何被恒星或“虛行星”照耀的星球上都會周期性出現魔潮。

    這個信息和上次他曾默認過的“其他星球上也會出現魔潮”彼此對應,而且進一步解釋了魔潮的源頭,同時還讓高文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如果是太陽引發了魔潮,那在魔潮周期內遮擋陽光會有用么?

    不過他也只是讓這個念頭閃了一下,很快便打消了這方面的想法,原因很簡單——七百年前魔潮突然爆發的時候,是剛鐸帝國的深夜……

    太陽引發了魔潮,然而介質并非陽光。

    “你知道‘黑阱’么?”高文整理了一下思路,又接著問道,“指的是這顆星球上的文明每當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會突然消亡的現象……”

    這一次,阿莫恩沉默了更長時間,并最終嘆了口氣:“我不知道‘黑阱’這個詞,但我知道你所說的那種現象。我無法回答你太多……因為這個問題已經直接指向神明?!?br />
    “所以,‘黑阱’果然是神明導致的,”高文卻已經從對方的態度中得到答案,他心中的一些猜測迅速串聯起來,“是因為凡人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導致所有神明陷入瘋狂?還是因為神明與人類嘗試掙脫‘鎖鏈’失敗而產生的反噬?”

    “我都不能回答你,”阿莫恩慢慢說道,隨后他的語氣突然嚴肅起來,“但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忠告?!?br />
    “什么樣的忠告?”一旁的維羅妮卡忍不住問道。

    “如果你們想避免踏入那個‘黑阱’……忤逆要趁早?!?br />
    高文和維羅妮卡頓時面面相覷。

    從一個昔日的神明口中聽到“忤逆要趁早”這幾個詞,實在是一件相當怪異的事情。

    維羅妮卡下意識問了一句:“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凡人的不斷發展,神明會越來越強大,并最終強大到超出你們想象,”阿莫恩說道,“對如今的你們而言,對抗一個神明已經需要傾盡舉國之力,而且還必須用到巧妙的方法,依靠一定的運氣,但你們知道在更古老的時候,在人類剛剛學會用火焰驅趕野獸的時候,要殺死我這樣的‘自然之神’有多簡單么?”

    維羅妮卡張了張嘴,卻沒能組織起語言,阿莫恩則在此之前便自行給出了答案:

    “那時候,只需要幾根足夠大的棍棒和鋒利的長矛而已——頂多,再加上幾塊點燃的浸油石塊?!?br />
    高文和維羅妮卡在震驚之后同時陷入了沉默,思緒卻如潮水翻涌。

    他想到了似乎已經開始步入瘋狂的戰神,也想到了那些目前似乎還維持著理智,但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失控的眾神。

    “……看來我們需要重新計劃很多東西了?!彼灘蛔〉蛻檔?。

    維羅妮卡則用有些復雜怪異的視線看向阿莫恩:“作為一個曾經的神明,你真的對凡人的忤逆計劃……”

    “這也是自然規律的一環,”阿莫恩溫和低緩地說道,“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會有完美的結局,在生存成為難題的情況下,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把一切手段都當成備選方案——自然規律就是如此,它既不溫和,也不殘酷,更無所謂善惡,它只是運行著,并無視你的意愿而已?!?br />
    “不過我們也可以期待更好的破局方法,”高文說道,“你成功了,魔法女神也成功了,盡管你說這一切都是不可復制的,但我們如今在做的,就是把以往被世人視作奇跡的事物進行技術層面的復現——我一貫相信,發展是可以解決絕大多數問題的?!?br />
    “那我便預祝你們成功,”阿莫恩的語氣中帶上了笑意,“只是你們要趕快了,我們所有人——以及神——時間都不充裕?!?br />
    “當然,”高文點了點頭,“從我決定重啟忤逆計劃的時候,這一切就已經開始了,它注定無法停止,所以我們也只能走下去?!?br />
    隨后,他便和維羅妮卡告辭離開了這里——并非沒有更多疑問,而是他們已經在這里滯留了太長時間,阿莫恩的神性還未完全凈化,在這里的長時間交談仍然是有一定風險的。

    更何況,外面的世界也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安排。

    陰暗混沌的庭院再一次安靜下來,支離破碎的大地上,只剩下龐然的巨鹿靜靜地躺在那里。

    “開始么……”在寂靜中,阿莫恩突然輕聲自言自語,“可惜你說的并不準確……事實上從凡人第一次決定走出洞穴的時候,這一切就已經開始了?!?br />
    隨后他陷入了漫長的沉默,直到十幾分鐘后,他才微微嘆了口氣。

    “……之前彌爾米娜離開的時候到底跟我說的什么來著?”

    ……

    返回塞西爾城之后,高文并未稍作休息,而是直接來到了帝國計算中心的主控制室——卡邁爾與詹妮正在這里。

    偌大的控制室內燈光明亮,大量技術人員正在一臺臺設備前檢查著剛剛經歷過一場風暴的神經網絡,又有幾臺浸入艙被設置在房間一角,艙體皆已啟動,幾名曾經是永眠者主教的技術人員正躺在里面——他們如今有專屬的職位稱呼,被稱作“節點學士”。

    正在一臺大型終端前忙碌的卡邁爾最先注意到高文和維羅妮卡的到來,他立刻上前行禮:“陛下,維羅妮卡殿下?!?br />
    ——盡管安蘇已經不復存在,維羅妮卡·摩恩仍然按照傳統保留著公主的頭銜,因此也有“殿下”的稱謂。當然,從圣光教會的角度她也可以被稱作“圣女”,但這并不符合卡邁爾的習慣。

    “我們從阿莫恩那里了解了很多東西——但這些稍后再談,”高文對卡邁爾點點頭,同時也回應了旁邊詹妮的致敬,“現在先看看網絡的情況?!?br />
    “一切已經穩定下來,我們在剛才成功遠程激活了圣蘇尼爾的一個分布站,神經網絡和魔網正在按照預期的效率運行,”卡邁爾立刻答道,“我和詹妮小姐正在將心智防護符文的標準模板傳輸到所有節點,關于這一點,我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