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队队员 > 農園醫錦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偷溜

nba鍚勯槦鐞冨憳 :第八百二十七章 偷溜

作者:姽婳晴雨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中国足球队队员 www.jxbqky.tw 最快更新農園醫錦最新章節!

    顧夜噘著嘴,揉著眼睛,不情不愿地梳洗。馬車早就整理完畢了,等她吃好早飯,拎著她的藥箱來來到國公府大門的時候,一溜幾十輛馬車,浩浩蕩蕩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馬上要開戰,準備戰略物資呢!

    顧夜爬上最舒服的那輛馬車,就開始靠在月圓身上補眠。等君氏張羅好一切上車時,看到自家閨女正呼呼地扯著小呼嚕呢。君氏搖搖頭——女兒這萬事不管的性子,到了寧王府上,可怎生是好?看來,荷香一家,送過去是很必要的!

    荷香跟顧夜的養母苗氏,同是君氏的陪嫁丫鬟,就跟她的左右手似的,很是得力。跟蘭香(苗氏)嫁出去不同,荷香許配給了鎮國公府上的一位管事,以管事嬤嬤的身份,繼續留在君氏的身邊。

    在君氏生病的日子里,整個國公府內院的事務都是她在幫著打理。經驗、資格、能力都讓人放心……君氏知道閨女的心,都撲在制藥和醫術上,內院的事向來不怎么上心。有王嬤嬤(荷香)在,沒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糊弄過去!

    送行人不比昨日添妝的少多少,就連太子殿下,也親自送出了城外。他還幫父皇傳了句戲言:褚愛卿可不能因為疼閨女,就舍不得回來了。這西山大營還等著他這個總教頭回歸呢!

    褚家父子單個拿出去,可都是一員猛將、良將。要是被炎國皇帝忽悠著留在盛京,絕對是東靈的損失。雖然背靠著炎國,可是北有狄戎,男有蠻夷,東靈幾乎年年有戰事,也不是那么太平。

    北大門一直是褚家守著的。昭容帝一直把褚家當做他的左膀右臂,要是被砍去一條胳膊,絕對痛徹骨髓!

    鎮國公當場表態:“我們褚家的根在東靈!皇上待我們褚家恩重如山,褚家絕對不會背叛東靈!”

    太子殿下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回宮向父皇匯報去了。鎮國公府上眾人,也辭別了送行者,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前面三輛是最精良的馬車,充氣車胎,減震良好,走在還算平整的官道上,絲毫不見顛簸。里面的設備也很齊全,帶了機關可以放置零嘴兒、點心的桌子,靠近車門可以燒水的爐子,還有放了不少話本、志異的書架。不用時,這些都可以折疊起來,鋪上被褥就成了舒服的軟榻。

    顧夜吃了兩塊蜜餞,又開始昏昏欲睡起來。這一覺一直睡到了午飯時間。馬車停在野外埋鍋做飯。大人可以吃干糧,像小梵梵這樣大小的孩子,可不能隨便對付了。隨行的陪房中,很多都是一家一家跟著過去的,其中也不乏八歲以下的小孩子。

    不過,畢竟是在趕路,午飯稍微簡單些。孩子們都是好克化的點心,加上一碗瘦肉粥。主子們是一碗燜飯,外加一葷一素。侍衛和下人們,則是帶的饅頭加一碗燉菜。對于普通的下人來說,燉菜里有肉有菜,已經很不錯了!

    晚上的時候,他們路過的小鎮上沒那么多客棧和房間,隊伍就在小鎮外扎營。褚家的男人們,行軍作戰或者訓練的時候,習慣了這種風餐露宿的日子,倒也不覺得苦。女人們睡在寬大的馬車上,也不覺得苦。

    在第二天的時候,悄摸摸離家的上官緋兒,趕上了大部隊,擠上了顧夜的馬車。顧夜看看她身后,皺了皺眉頭:“你自己來的?胖胖呢?你男人呢?”

    “都在家呢!胖胖有母妃和他乳母照顧,還有什么不放心的?”上官緋兒拿起桌上的果汁,仰頭一飲而盡。她這一路快馬加鞭,就連三餐都是在馬背上啃幾口干糧,渴死她了!

    “你男人舍得讓你一個人出遠門?”顧夜有些懷疑。

    上官緋兒一邊往嘴里塞點心,一邊道:“管他舍不舍得?我是偷偷跑出來的,只帶了幾件換洗衣裳。反正追上你們,葉兒你和君姨,不會讓我餓著冷著的!”

    顧夜不贊同地看著她:“偷跑?把孩子、男人都扔下了?緋兒姐姐,你也太生猛了吧?你先歇一歇,趁著離京不太遠,趕緊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看著你披嫁衣,送你出嫁的!再說了,我還沒去過炎國的都城呢。也想嘗嘗你口中的肉夾饃、羊肉泡饃,去西市看看那些黃頭發綠眼睛的西方人!”上官緋兒一副賴定你的表情。

    顧夜不同意:“你是自己回去,還是我讓人綁著你回去?”

    “你,你,你!我還是不是你的好姐妹了?我好不容易才溜出來的,你竟然要送我回去?”上官緋兒死死抓住馬車內的一根柱子,表情頗有些“視死如歸”“堅貞不屈”之感!

    顧夜一臉無奈:“你悠著點兒,別把我們的馬車給拆了!”

    “姑娘,泰郡王追上來了!”馬車外的月圓,探著身子道。

    上官緋兒大驚:“千萬別告訴他我在這兒!我不要被抓回去!”說完,就把馬車一角堆放的被子取開,自己鉆進去。她腦袋是鉆進去了,腳和裙擺卻露在了外面。

    泰郡王在馬車外朝里面喊道:“葉兒妹子,讓緋兒別藏了,免得把自己給悶壞嘍!她不是想到炎國溜達一圈,順便送你出嫁嗎?我陪著她!”

    他的大嗓門,上官緋兒就是蒙上三層被子也能聽得到。她從被子里鉆出來,頭發亂蓬蓬的,朝外面喊了一嗓子:“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就閉嘴,沒人當你是啞巴!什么叫順便送葉兒妹妹出嫁?我是專程、特地送她的。游覽游覽炎國,和見識見識公主府的氣派,不過是順便而已!死胖子,你說真的,不抓我回去?”

    “不抓,不抓!我早就想帶你出門見識見識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向宮里遞了請假的折子!”泰郡王有些得意地道。

    褚慕松問道:“皇上準你假了?”什么時候宮里辦事效率這么高了?按理來說,這時候泰郡王的折子,應該還沒送到皇上手邊呢!

    泰郡王更得意了:“我請父王幫我請的假!我那職位可有可無,皇上肯定會同意……吧?”

    褚慕松沖他豎起大拇指:“行!你行??!”

    顧夜對上官緋兒道:“這算不算‘先斬后奏’?要是皇上怪罪下來,你們夫妻兩個吃不了兜著走!”

    上官緋兒不在意地道:“沒事兒!不過是丟差使罷了,沒什么大不了的!再說了,我們這不是為了給你撐腰嗎?皇上應該會理解的!”

    這一路上,上官緋兒跟顧夜的四嫂邢紫風,結成了莫逆之交。上官緋兒對邢紫風的中性風簡直迷得不要不要的,泰郡王成天抱著一罐醋猛喝。

    就連褚慕松都有些看不過去了,把媳婦拉到自己身邊,免得被莫名其妙的女人給黏上。有個比自己受女孩子歡迎的媳婦,真是心累??!

    沒辦法,邢紫風一路為了方便,把以前的男裝帶了幾套穿上。騎在馬上,英姿颯爽,看上去就是一英俊逼人的精神小伙兒,就連顧夜都時不時投過去星星眼。太帥了!

    一路上還算太平,以鎮國公為首的父子三人,都是上過戰場見過血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更不用說那數百人的護衛隊了,其中有鎮國公府上的侍衛,也有皇上派的一隊皇城衛。

    雖然皇城衛的頭頭褚二被留在京中,可這隊皇城衛的頭兒,是褚二死鐵的好哥們兒。褚二的妹妹,就跟他妹妹一樣,很是盡心!再不長眼的匪徒,也不敢動這樣的隊伍組合——雖然,隊伍中的嫁妝價值連城!

    這一隊人馬,走了將將一個月,終于抵達了盛京。凌絕塵早早就在城外等候,一同過來的,還有代表皇上對鎮國公一家表示歡迎的太子宋承勖童鞋。

    騎馬走在最前面的鎮國公,遠遠看到凌絕塵的身影,小聲咕噥了一句:“這臭小子,倒是挺積極的!”嘴里雖然抱怨,心中還是比較滿意的。

    凌絕塵看到隊伍遠遠地過來,拍馬迎了上去。太子見狀,也跟了上去。陪著他一同過來的大總管李順,趕緊追上去,小聲地道:“殿下,對方只是國公,您的身份,不需如此!”

    太子殿下道:“那是我表嫂,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她的家人,理應得到本太子的尊重?!?br />
    李順公公聞言,閉上了嘴巴。以東靈鎮國公的身份,的確不值得太子親迎?;噬霞熱慌商庸?,是看在小神醫的面子,跟身份地位無關。

    凌絕塵勒馬在岳父和大舅哥們面前停下,眼神卻情不自禁地往后面的馬車上飄。他有禮地表示了對岳父大人和舅兄們的歡迎和問候。太子殿下也表達了歡迎之意。

    “公主府距離京城還有半日的路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先到小婿的別院休息一晚,明日再啟程?”凌絕塵善解人意地道。

    因為隊伍太過龐大,除了路過一些大的州府,他們才進城找客棧休息。大多數時候都是風餐露宿的,折騰了一個月,精力再充沛的人,也帶了幾分疲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