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队队员 > 不配II > 173 張平軍陷阱(二更)

2018*瓒崇悆闃熼槦 :173 張平軍陷阱(二更)

奇書網 中国足球队队员 www.jxbqky.tw 最快更新不配II最新章節!

    張萱睡到十一點才起床。

    “起來了,吃飯?!?br />
    張萱媽媽對女兒招招手。

    張萱看了家里一眼:“我爸呢?”

    “出去辦事了,叫你在家等他?!?br />
    張萱坐了下來,她媽就嘟囔她,還是催生:“別總往娘家跑,你都結婚了,也該要孩子了?!?br />
    有了孩子,夫妻倆怎么樣也會顧忌點孩子。

    張萱撇嘴。

    生孩子?

    她生?

    她憑什么?

    譚元樓是求她了還是給她跪下了?

    “你煩不煩,總是催啊催的?!蹦悶鵠刺萊捉磷磐肜锏鬧?。

    覺得媽媽也是,上了年紀成天就知道生啊生的,感情不好生什么。

    “那你就這樣和他過一輩子?男的五六十該生照樣生,你到了五六十你怎么生?”你和男人比青春,比得過嗎?

    譚元樓就算是八十了,他有那個能力他就還能有孩子,你到了七老八十,生得出來估計也要進實驗室了。

    “我就不生他也得忍著,他一個賣身的他活該?!?br />
    張萱媽媽嘆氣,手里的筷子一扔:“我不管你了,就知道耍狠,成天拿這些話也不知道懟誰呢,完了吵架跑回家又哭咧咧的,張萱啊你就不能聽媽點話嗎?媽不會害你的,你總這么和他僵持著,過不到頭的,他要是吃你威脅早就服軟了?!?br />
    張萱不大愛聽。

    沒多久張平軍就回來了,張萱媽媽過去接丈夫手里的包。

    “午飯我就隨便做了點?!?br />
    張平軍道:“吃口就行?!笨磁較潁骸澳閬攣縟ヅ┐笳乙惶碩??!?br />
    張萱翻白眼:“我找她干嘛?!?br />
    “我有個朋友在銀行,二美畢業總得找工作的吧,在農村不是那么回事兒?!?br />
    張萱她媽一聽,眉頭挑了起來。

    不愧是過了一輩子的夫妻。

    知道這里面可能是有事兒了。

    張萱:“有毛病吧,還給她找工作?!?br />
    張萱媽媽推女兒:“聽你爸的?!?br />
    張萱翻臉:“有沒有搞錯啊,我還得溜須他家里人?”

    張平軍臉子冷了下來,張萱她媽趕緊勸:“你別理她,我回頭和她說?!?br />
    張平軍:“我也不知道怎么會生得出來這樣的孩子?!?br />
    張萱媽媽后悔,后悔年輕的時候就圍著丈夫轉,那時候也顧不上張萱,心疼女兒的方式就是塞錢,慢慢的家里越來越有錢女兒越來越不懂事,等到丈夫可能沒那心思找別的女人時候她回頭看女兒,已經晚了。

    孩子個性都養成了,你還怎么改?

    張平軍接電話,然后說自己要出去一趟,張萱她媽送張平軍。

    兩口子出了門,張平軍看看頭頂的太陽:“大美嫁的遠夠不著,能夠得著的也就這個老二,我托了人肯定會有人好好照顧她提拔她,她干的好元樓總該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對女兒好點吧?!?br />
    張萱媽媽看向丈夫:“進銀行?”

    張平軍笑:“嗯,銀行,還得送到一個好部門管點什么的,我要讓她過好了過富貴了?!?br />
    張萱她媽聽了以后,笑了笑,送丈夫上車。

    回頭回了家,張萱還是鬧脾氣。

    張萱她媽就開始給女兒擺厲害關系。

    你栓得住二美,就等于拴住了整個老譚家。

    張萱:“說的她多重要似的,你以為她誰?”

    張萱媽媽:“元樓父母無論我和你爸做什么,那兩個人都不會領情,大美嫁的太遠,就剩個老二,她過好了姓譚的能好意思對你不好嗎?!?br />
    “愛好不好,我用他們對著好,你少勸我這些?!?br />
    “你爸做的一切都是為你,他不可能向著外人?!?br />
    張萱冷哼:“把二美弄進銀行是向著我?”

    “你聽媽的,爸媽能做的都是為你鋪路,你聽話?!?br />
    張萱不愿意,但她媽堅持要,不發脾氣的時候她是真的可以不聽家里的話,但母親翻了臉,她也只能照做,不明白為什么要去幫譚二美。

    去了農大,不過沒見到二美。

    想調頭就走的,又想起來她媽最后交代的那幾句,坐在車里打了電話。

    二美和張萱在萬象城見的面,后者提了提要幫她找工作的事兒,看起來張萱有些不耐煩。

    二美挑眉。

    這不像是張萱會干的事情。

    “你不用討好我,你對我哥好點就比什么都強?!畢肓訟牖故腔故強諏耍骸拔腋縲謀冉洗?,別說顧著你他就連他自己都顧不得,還得我這個當妹妹的成天叮囑吃藥,你們是一家人,總不好總叫我搶風頭吧,你對他好點總能換回來的?!?br />
    張萱冷笑了兩聲,果然是親妹妹啊,講話講的那么容易,我對他好點?怎么不是他對我好點呢。

    “我不是你,我不需要學你那樣兒,學你那賤嗖嗖的樣兒給誰看,我有不靠討好老公過日子?!?br />
    二美運氣。

    這種人她就不該搭理。

    “我爸叫你周末去我家吃頓飯?!?br />
    “我周末沒時間?!?br />
    “愛去不去?!?br />
    張萱拎包就走了。

    ……

    張平軍去了一趟老譚家,提了說過去和譚宗慶的過節,不管怎么說吧,譚宗慶認為他欠,那他就還,還給二美。

    譚爺爺挺高興的。

    晚上張平軍在譚家吃的飯,譚爺爺難得還喝了二兩,吳湄就動心眼,她想讓譚準進銀行,雖然工資不太高吧但至少風吹不到雨淋不到,可每次開口張平軍都推說就那么一個名額,還是用交情換來的。

    星期三譚禾回娘家,譚奶奶就和譚禾講了。

    平軍那是真的挺重義氣的,老二和人怎么比?

    老二什么時候干過這種大氣的事情?

    老太太嘮叨:“二美感謝去吧,這要不是她平軍大爺心善,誰管她?!?br />
    要是能讓譚菲去就好了,不行別的孫女去也行。

    可偏偏譚宗慶就兩個女兒,人大美不稀罕這份工作。

    譚禾皺眉:“張平軍來家里說的?”

    譚奶奶點頭:“可不是,昨天還和你爸喝了點酒,這孩子就是良心好,小時候吃我們家幾頓飯還記得,其實那也不值當什么……”

    譚奶奶接張平軍任何禮物都覺得是理所應當。

    我確實那個時候對你不差,而且張平軍愿意遷就老二,也是看在自己和老頭兒的面子上。

    她也是真的拿張平軍當成親兒子一樣的看待。

    “沒要錢?”

    “沒要,人平軍那么有錢的人還能差那幾萬塊錢?!?br />
    譚禾尋思這事兒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你要說過年過節送個禮什么的都講得過去,感恩的人還是有,但千方百計的要把二美塞銀行,這會不會有點太賣力了?

    老二和張平軍見了面都不講話的,張平軍為什么?

    因為大樓娶了張萱?

    那以前就在一塊兒了,也沒見說要給大美弄工作呢。

    就是覺得這機會來的太容易了。

    要是讓花錢操作的,譚禾不會覺得怪。

    譚家這頭通知譚宗慶,譚宗慶接到那電話就炸了。

    “我女兒用得著他給工作?”

    什么東西!

    呸!

    譚宗慶直接就拒了,倒是顧長鳳還覺得有點可惜。

    周四-

    蘇璇帶著張平軍到的宿舍下,上樓去叫的二美。

    “大爺?!倍籃叭?。

    張平軍看見她就笑:“路過順便過來看看你?!?br />
    讓二美帶著他轉轉。

    二美對著張平軍笑,轉過身臉上的笑容就沒了。

    張平軍的笑叫人后背發涼。

    張平軍在農大的食堂吃的午飯,提了提銀行這事兒。

    “知道你現在沒畢業所以也沒急,等你畢業的就可以直接進去,你哥也知道這事兒?!?br />
    二美愣。

    世界上有沒有無緣無故的好?

    天上可不可能掉餡餅?

    “你嫂子和你哥總是鬧,大爺也是想讓他們感情能好點,你姐呢結婚了家里就剩下你了,把你打點好你哥自然就放心了……”

    “謝謝大爺?!?br />
    張平軍給二美夾菜:“沒什么可謝的,都是一家人,你爸總覺得是我欠他的,那就當我欠他的吧,以后我慢慢都還到你身上?!?br />
    二美笑笑。

    吃過飯她送走了張平軍,給譚元樓去了電話。

    二美:“大哥,張平軍剛剛來學校找我,說是要把我弄進銀行里……”

    前因后果一一說清楚。

    去她肯定不會去。

    她是譚宗慶的女兒,她吃張平軍的施舍?

    開什么玩笑!

    譚元樓叫眼前的人先出去,等對方帶上門,他問:“他去找你說的?”

    “嗯,不知道怎么找來的?!?br />
    元樓:“不是我介紹的,什么好工作都別眼饞,踏踏實實把書讀好了等著畢業?!?br />
    元樓那意思就是不讓二美去了。

    二美點頭:“嗯,我原本也沒打算去?!?br />
    元樓囑咐二美;“以后張萱和張平軍給你什么,都不能要,少接觸他們?!?br />
    二美也沒問原因,她哥說什么她只管點頭就好了。

    還是小,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

    張平軍不愧是老江湖,已經找到了一套可以牽制住譚元樓的方案,這也是想了挺久的,實在是元樓家這幾個歪瓜裂棗沒辦法下手,找來找去只能在二美身上轉悠了,想便宜二美?大樓打了張萱那次,張平軍就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他手里得握著點什么,他想譚二去死!

    譚元樓掛了電話,就靠在椅子里笑。

    張平軍這個老狐貍!

    為了確保萬一,晚上和二美一起吃的晚飯,點的都是她喜歡吃的。

    “你竟然有時間陪我吃飯,難得難得啊?!倍覽巫勇渥?。

    可不是難得嘛,她大哥那是個大忙人呢。

    “你把他去找你的事情和我好好說一遍,從頭說一遍?!?br />
    二美看她哥。

    又說了一遍。

    大樓摩挲著裝熱水的那個杯。

    “女兒不爭氣,親爹還是親爹?!?br />
    二美不懂就問:“用我當緩沖劑?”

    元樓看老小一眼,原本是不打算說,覺得就一小孩兒你和她講太多也沒用。

    但一想,怕二美糊涂。

    小女生嘛,容易哄,容易入套兒。

    “你畢業想去哪里工作和哥說,到時候哥幫你想辦法,老張家的人不能信,他想方設法把你捧起來,將來也能摔死你,缺錢和大哥說,外人的話別什么都信?!?br />
    二美皺眉。

    媽的!

    坑她爸不夠,還來坑她!

    “你這日子過的可真精彩?!?br />
    這叫什么老丈人,這是老仇人還差不多。

    譚元樓看她,“吃你的,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兒?!?br />
    二美吐槽:“我才懶得管,你放心我沒那么容易哄,我也不傻,親爹叫人坑的爺爺奶奶樣兒,我吃老張家飯?呵呵?!本退得?,那天還爛好心提醒張萱,真想大嘴巴抽死自己。

    “回去和家里別亂說話,什么都別提?!?br />
    二美點頭:“知道了?!?br />
    “吃吧?!?br />
    二美看她哥:“哥,你這樣過覺得有意思嗎?”

    圖什么呢?

    元樓掃妹妹:“吃你的飯?!?br />
    他怎么想,怎么可能會和妹妹說,妹妹就是用來哄的,你需要錢我給你錢,你需要什么哥哥滿足你,其他的沒有必要溝通。

    在譚元樓的世界里,他怎么想怎么做這些不需要和任何人交代,包括父母。

    父母愿意呢,他定期給錢,不愿意那就算了,拉開點距離大家都開心。

    一頓飯吃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吃完飯七點多,元樓原本想送二美回學校的,結果張萱來電話,叫他回去。

    “你打輛車回去吧?!痹ジ雷?。

    二美坐地鐵回的學校,到學校徐建熹給她發信息。

    發了一條還沒等她回呢,他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喂?!?br />
    “才回學校?”徐建熹問。

    二美:“嗯,和我哥吃飯去了……”

    抓了個蘋果,蘇璇她們還沒,大家忙的方向不太一樣。

    徐建熹聽電話里的聲音。

    皺眉。

    “吃什么呢?”

    “蘋果?!?br />
    二美抱著電話和他提了提別人給她找工作的事兒,這事兒說起來起因呢可就遠了,太詳細的沒講,大概提了提。

    二美感慨:“做生意的腦子里的彎彎繞是不是特別多?我一個無辜的路人甲,我都還沒畢業就惦記上我了?!?br />
    徐建熹聽了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兒了。

    “可能知道你大哥對你好?!?br />
    二美驚恐:“對我好那也是我換的好吧,他女兒不好還來害我,這種人怎么那么可怕呢?!?br />
    徐建熹笑。

    “你回來,我說給你聽?!?br />
    二美搖頭:“我都回學校了,懶得折騰?!?br />
    一會就睡了。

    “事兒你聽明白了嗎?你過來家里我給你好好講,彎彎繞多不多我不知道,但你哥這個岳父,恐怕不是個什么好人?!?br />
    二美挺想知道的,但是又不愿意折騰。

    “你就在電話里說唄,有什么講不清楚的?!?br />
    徐建熹:“一兩句講不完,我讓司機過去接你?”

    二美:“那算了,不聽了?!?br />
    反正拒絕都拒絕了,有什么可聽的。

    徐建熹笑:“你不好奇就行?!?br />
    又聊了幾句,二美就掛電話了。

    瞪手機。

    你以為我傻呢,我聽不出來你就想我過去?

    抓過來被子蓋好,準備睡覺。

    微信響。

    徐建熹發了張照片給她,二美閉閉眼睛,任勞任怨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后去套衣服,準備去徐建熹那兒。